大家都在搜

区块链+金融难出独角兽,哪里才是最佳落地场景?



雷锋网AI金融评论报道,8月14日,由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等联合主办,深圳市内容中心网络与区块链重点实验室承办的“IEEE HotlCN 2018区块链技术与应用论坛”在深圳举行。论坛邀请了复旦教授、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主任斯雪明;北大深圳研究生院副教授、深圳市内容中心网络与区块链重点实验室主任雷凯;众享比特CEO严挺;远望资本创始合伙人田鸿飞; YeeCall CTO江周平;IBM高级技术专家赵振华等参与。

多位区块链学术界、产业界、投资界专业人士齐聚一堂,从区块链应用和挑战两个层面分享了各自观点。

金融领域难出区块链独角兽

金融一向被认为是区块链最容易落地的行业,而斯雪明则提出了不同的意见,他认为,金融行业的联盟链应用其实是很难落地的,究其原因在于金融行业受到国家强监管,企业无法掌握主导权,那么也将很难诞生独角兽。

赵振华也认同此观点,认为区块链在金融行业落地确实比较难,技术层面讲,国家有一套自己的加密算法标准,在包括金融领域在内的很多领域,国家可能不会允许企业用市面上现有的流行加密算法去落地。

区块链+金融难出独角兽,哪里才是最佳落地场景?

不过,斯雪明也提到,供应链金融与金融有关,但其内在本身并不是真正的金融业,在国家支持实体经济的大背景下,区块链在供应链金融方面还是大有前途的。

而YeeCall CTO江周平则看好“行业场外的金融衍生品”,据其介绍,行业场外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容量非常大,2016年上半年仅名义本金就达到了540多万美金,是市场内金融衍生品交易额的8倍,且年复合增长率在20%以上。场外金融衍生品因个性化强,存在信息不对称和不信任等问题,而区块链技术则可以有效解决这些问题。但有一点需要注意,江周平指出,正因为其市场容量特别大,地方能否落地值得进一步研究和关注。

数据交易模式或将大变革

田鸿飞从热门话题“数据隐私”切入,分享了区块链在转变数据交易模式方面的思考,认为原有数据交易模式不会持久,区块链将带来新的数据交易流程,并因此改变原有数据利益分配模式。

互联网二十多年的发展史,同时也是一部互联网巨头的成长史,不论是国内的BAT还是国外的谷歌和Facebook,都在利用手中掌握的大数据来赚取巨额利润,同时形成了一个个中心化的数据孤岛。随着前段时间Facebook曝出的一系列数据泄露事件,今后用户数据隐私的保护只会越来越强化。

区块链+金融难出独角兽,哪里才是最佳落地场景?

因此,田鸿飞认为,现在的大数据公司“忽悠”用户签订隐私数据分享协议的数据交易模式很快将会走不通。对此,田鸿飞提出一个区块链数据交易模式设想,其流程是:用户浏览如Facebook时产生的用户数据,进行加密之后会存到分布式存储设备上,数据变现部门或大数据公司需要时,可以用token进行购买。买了之后还要征求用户同意,同意的用户会获得利益分成拿到一些token,反过来可以购买Facebook的一些高级功能,最终达到互联网公司、数据使用方、用户三方利益共赢的局面。

更进一步,在未来,用户的数据非常有可能会从互联网公司独立出来,田鸿飞分享了一种可能的实现方式:自上而下成立行业开源协会,通过开发数据公链、定义智能合约、运用数字货币、按数据数理和质量贡献来分配等方式,来不断吸引参与者。同时,田鸿飞还指出需要特别注意的是:区块链不一定必须要做完全的去中心化,因为多时候去中心化会有很大代价,或者是计算资源的代价,或者是社区治理的代价。数据上链或交易上链的意义更在于整个过程的透明,通过透明来实现整个过程的公平。

区块链落地过程中的挑战

斯雪明在会上拿两个数据做了一个直观对比:据工信部《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》显示,截至3月底,我国以区块链业务为主营业务的区块链公司数量达456家,但去年区块链整个行业的产值有多少?一位国家信息中心专家提供的数字是2个亿,456家2个亿,平均一家不到50万,所以产业的应用落地要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那么,区块链技术在落地过程中会遇到哪些问题?不同嘉宾从各自角度分享了实际经验。

中介与桥梁

众享比特在业务开展过程中经常会被问道“不用区块链也可以吧?”或“用了之后会更好吗?”等诸如此类的问题。严挺认为,一方面,受众还需要大量的市场教育;另一方面,从区块链科技企业角度讲,由于业务理解等行业壁垒,区块链科技企业往往很难直接对接用户企业,需要一些“中介”。

严挺告诉雷锋网,“在实际合作的过程中,我们会去找精通业务的系统集成公司或者软件提供商,他至少要明白用户想做什么。因为有很多时候其实你技术再好,但用户需要的与你的技术所能提供的两者之间可能存在不完全匹配,所以中介环节是需要的。“

此外,据众享比特副总裁李瑞所说,有时候在与用户企业的技术部门对接时,还会遇到技术人员抵触的情况,这时候你要解决的就不仅仅是技术问题。

合规合法

江周平认为在区块链落地过程中,还不能忽视或轻视合规合法性问题。雷锋网了解到,YeeCall的跨境转账业务在新加坡落地过程中,仅在合规合法方面,就先后花掉8个月的时间与新加坡经管局进行各种磨合适应。由于区块链带来的不仅是技术变革,更是生产关系的变革,必然面临法律法规方面的不适应。

对此,赵振华认为,前段时间的区块链发票深圳试点是一个很好的示范,可以通过试点的方式来进一步探索此类问题。

实体资产上链难

在赵振华看来,数字资产如音乐、动画等,直接上链比较容易,真正的难题恐怕在于实体商品数字化。

田鸿飞也表达了类似观点,他认为整个区块链行业可以分成两大类,一类是数字资产化,一类是资产数字化。数字资产能够最先、最容易落地,比如大数据交易、版权、票据、供应链金融等。但资产数字化的难度会更高,可能要像过去互联网的发展历程一样,经历一个从易到难阶段性发展的过程,需要再经历好几个阶段才能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。

区块链人才缺在哪

富士康瞄准半导体行业的机遇
奥黛丽赫本展览在北京开幕
双层集装箱列车在中国港口投入使用